今天是:

学生社团
NEW
主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社团 > 正文

我校十六名师生参加2012年中学生香港国际领导力课程
时间:2012-02-27 16:15 |来源:未知 |作者:大连第24中学 |点击:
2012年1月26日~2月1日, 我校十六名师生参加了由中学生领导力培养课题组主办的2012年中学生香港国际领导力课程。 此次课程有来自十多位来自不同国籍毕业于牛津大学、斯坦福大学、北
    2012年1月26日~2月1日, 我校十六名师生参加了由中学生领导力培养课题组主办的2012年中学生香港国际领导力课程。

    此次课程有来自十多位来自不同国籍毕业于牛津大学、斯坦福大学、北京大学、曼彻斯特大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和香港大学等世界知名学府的教师授课,他们大多拥有丰富的500强企业工作经验,旨在通过创新而易于掌握且富有趣味的技能训练方式帮助中学生建立有效的批判与创新思维,明确未来目标和学习动机,拓宽全球视野,树立正面的价值观,并极大地提升学生的中英文演讲技巧。

    课程同时结合两地文化的差异性,让大陆学生与香港高中生共同学习,相互帮助,增进交流,分享收获,一同完成走进香港的任务让学生体会到香港别具特色的元素。香港知名的杜莎夫人蜡像馆,绚丽的迪士尼乐园,璀璨的维多利亚湾夜景也让学生更真切地感受东方之珠的魅力。(彭喜治老师)



 
 

  
  
 
 
 
 
 
 
 


学生们的感想文章


(第一篇)

绝云气,负青天,万里而图南
——2012香港领导力培训感想
二年十班 梁诗雨


    在香港的五天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然而所谓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我想香港的繁华本身没有什么触动我的充足理由,真正让我难忘的还是在港大度过的两天。

    在港大的培训是一次真正体验文化多元化和国际视野的经历。第一天出到港大进行自我介绍,随后分组同国际讲师活动。下午走访港大周边邻里,回来后迎接喀麦隆裔鼓手的讲座并以非洲问题为主题进行思维训练。第二天早晨模拟百人村庄和非洲部落贸易,体验第三世界。下午由在校学生带领探寻港大,回来后首先是一场英语辩论赛,然后进行经验交流直到闭幕。闭幕仪式是让人深受感动的回忆与畅想。

    一、有关国际讲师

    我们组的国际讲师是哥斯达黎加人胡安卡(Juanca),他是一个典型的拉丁美洲人,充满了热情。他向我们介绍自己的国家并教我们基本的西班牙语单词,还指导我们设计一个虚拟的岛屿国家。我们最后设计了一个具有拉美风格的Cocoa Island,一座热带岛屿共和国,但是国内还保留了曾经的王室,人民实现了绿色经济(注:哥斯达黎加是现今世界第一个实现全面使用绿色能源的国家,而冰岛预计在2015年完成),岛上还有高福利和社会保障,一切都符合拉丁美洲人对美好世界(El Dorado)的向往。下午的时候他和我交流,说他从小向往古老而神秘的中华文明,来到远东后在香港定居。现在他期待去泰国一带旅行,因为那里也有举世闻名的海滩。得知我去过泰国后,他很激动地和我交流旅行经历。我告诉他,我喜欢的是“温带的群山和原野,正如我的家乡南满洲一样”。毕竟故乡是我们熟知的第一片土地,我们总是偏爱类似故乡的地方,正如希腊神秘主义者所说的“离家”和“归家”。

    本次活动一共有六位讲师,活动总负责之一兼讲师蒂尔•克拉谟(Till Kramer)先生和一位女讲师来自德国,一位男讲师来自波兰,一位女讲师来自乌克兰,一位亚裔混血女讲师据说来自菲律宾。

    这里还要提一下总负责人之一的蒂尔先生,他和我的姨夫同样姓着克拉谟这个姓氏。他生于巴伐利亚,长于巴登-符腾堡,自称是典型的南德意志人,因此对普鲁士和俾斯麦式的政治家并不崇拜。我和他探讨到了歌德、贝多芬等人在华的广泛知名度,然而他却冷静地指出中国人看德国文艺和德国人看中国文艺一样,很难全面了解对方,通常忽略了民族性的影响,因此很容易浮光掠影,浅尝辄止。对待哲学则更是如此,他认为现在许多中国人反而不如革命时代那样了解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因此很容易对德国哲学望文生义。这一切都是学生生活中必须注意的。同时,他又告诉我日耳曼民族人真正引以为荣的是科学领域的成就,比如十九世纪以来德国近代科学的立法者和未知领域的开拓者。我也的确认同,并告知他我们内地竞赛学生当中的精英在谈到更早的莱布尼茨、高斯以及那个时代的李比希、魏尔肖、康托尔、黎曼、爱因斯坦、普朗克等时,言语总是充满了崇敬。他指出康托尔似乎是瑞士人,不过他并不介意把这样的日耳曼人(Germanic)的国际弄混。

    当然我们都明白,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元首”是奥地利人。

    二、有关非洲问题

    非洲问题不是这次活动的主旨,但却是值得用大篇幅叙述。

    和非洲人的交流确实让我们大开眼界,确实更新了我对非洲的看法。原来,非洲黑人的传统艺术纷繁壮丽而充满宗教色彩,戴着夸张的金银首饰、画着油彩的舞女们呈现出来的庄严不亚于印度教歌舞。非洲人并不憎恨殖民者带来的英语和法语,这两门语言从圣经的书页里掉落,成为了他们国家的共同语,维持着国家的统一和部落之间的和谐,消除了本土语言带来的隔阂。非洲人从来不指责中国投资建厂的行为,因为投资建厂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和就业——这是课本上不曾展现的“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深刻内涵。非洲黑人热切盼望统一和联合,尽管这是一种朴素的热情,因为他们并不完全了解非洲的全貌比如北非。我参与了一次互动,讲述了宋代地理著作对东非的著作和索马里兰出土中国瓷器的史实,最后寄托了中非友谊的愿望。会后非洲人十分热情地和我们合影。

    次日我们模拟了第三世界的百人村庄和贸易,这是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我们从事的是剥咖啡豆的简单劳动,市价却不断变化,而且每次结算时市价都会减半,这无疑是殖民地经济的现状。活动中我们要用报酬换取食物和医疗,不然瘟疫随机袭击某些人,而现实生活中的情况显然不会这么简单。学校教育在活动中几乎形同虚设,因为那里是蒂尔先生的德语教室,还会减低劳动效率,显然非洲部落中的学校教育也面临这样的窘境。

    三、思维的碰撞

    本次活动基本上是全英文进行的,确实印证了Challenge Yourself的主题。以英文为载体的思辨活动是极具挑战性的。第一天我们以小组为单位进行汇报,我们组的话题是文化骄傲(Cultral Pride)和文化和谐(Cultral Harmony)哪一样更重要,最后组内选定了后者。接下来的准备工作实际上很容易,对于文科生来说一定程度上是对政治教材的英汉对译,并不需要为创新耗费心思。活动期间我看见张译丹和邵存祺同学不断查字典找单词,不仅让我想起来当年在模联会场下的情景。最后蒂尔评价我们组用词极其精准,准备及其充分,毫无悬念地把这次活动的第一名授予了我们组。

    第二天的活动是激动人心的英语辩论赛,主题是“大陆学生是否真正了解国际世界”(Are students of the mainland connected to the international world?)。我代表的是反方,我们组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位香港人和一位广州人,他们私下交流时用粤语,向我征求意见时英语,最后逐渐趋向于全体用英语讨论,并确定了三方面的论述内容,即文化心理、认识深度和政策因素(limited freedom of speech)。最后经过听众表决,反方获得了压倒性胜利。我们的思维得到了充分的锻炼。

    四、尾声

    五天的时间可以轻易流逝,但我不会忘记铜锣湾和旺角的繁华市井,不会街巷里的忘记莲花宫、礼贤会堂和皇仁书院,不会忘记维多利亚公园里女王的铜像,不会忘记大屿山上满眼的青翠。我更不会忘记高悬在陆佑堂上的“Sapientia Et Virtus”和“格物明德”,不会忘记月明泉边秀丽维多利亚式洋楼,不会忘记守望着莲花池的孙中山像,不会忘记吕志和法律图书馆和地下的KKLG106教室。这些地点承载过我早年最美好、最精彩、最值得怀念的美好回忆,也极可能承载着这些回忆融入我的生命。

    记得活动第一天我和胡安卡讲,我的外文名字之所以选定了克里斯多夫,仅仅是因为法语日历里面我生日对应的圣徒是圣克里斯托夫洛斯,商人、旅行者等一切外出者的主保圣人。我在生命的前十七年就在这位圣徒的庇佑下四处游历,而我还将游历下去——既在物质的时空里,又在精神的世界里。我想我有能力从各种回忆中汲取不竭的心灵的力量,追随强者的意志,带着光荣与回忆继续乘风远行,绝云气,负青天,万里而图南。


(第二篇)


从前,有一首歌  
张晶


    “选诚实还是勇敢?”
    “诚实吧。”
    “诚实没意思,还是勇敢吧。”
    “好,随便。”
    “嗯...站灯上去。”
    “什么?...那我还是选诚实吧。”
    “嗯...说你为什么不站灯上!”
    ......
    我们的行程就是在这种小小的快乐中开始的,
    一切,
    像一首歌,
    轻松的鼓点,
    却总能令人
    充实而感动。

    前奏


    初四那天出发的,险些迟到。那天是妈妈的生日,这样小小的插曲丝毫没有打碎我一天的好心情。飞机上有些颠簸,或许是昨天有很多人和我说一路顺风的缘故吧。顺风,我不在乎,是祝福就好。

    深圳机场附近总是没什么好逛的,一路的典型的郊区景象这半天的闲逛终究没有什么收获。本期待回来时去市中心,但由于行李的寄存问题,终究是留下了些许遗憾。世界之窗,你要等我们哦,不要像回来时那家五元一张电影票的剧院一样啊。记得那天我在门口凝视许久,脑海中竟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岁月在微黄的灯光里漂洗,一百年让墙壁淡了下去,门框也在不经意间松动,用木檀一次又一次钉紧,人的影子却还是一样的长。是不是很有意境哪。

    因为深圳,我更期待香港,尽管香港没有那一面八排道的壮阔场面,可我爱那种小街道挤挤的感觉哦~~


    渐强


    漫长的过关,终于跨过了那座交接桥的一半,从深圳到了香港,漫不经心,甚至身旁的逸冰还在睡与醒的边缘。 

    如此而已,铜锣湾维景酒店成了暂时的家,有时逛累了会说回家吧,然后在改改口说回酒店,其实无须真的改些什么任何地方都可以是家。团队,即家。队友,即家人。气氛最重要,轻松就好。

    于是参观杜莎夫人蜡像馆,游览金紫荆广场,夜游维多利亚港也成了配角。

    而取而代之的主角则是我们一起玩打手,傻傻地笑着看我的手变得很红很红...

    是听洲洲将他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然后边感叹他还能活到现在,边期待我也能拥有那些精彩的生活。

    是听高二的学哥学姐们讲他们的故事,然后想起某些人,某些事,然后浅浅微笑。

    夜里的香港太美了,美得让人们不愿让夜色只停留在无边的梦际。我们也是,不断地拓展着今天的长度,窗帘拉上,灯光全开。天黑请闭眼,诚实勇敢,各类纸牌游戏,渐渐地让欢笑模糊了时间的界限,昨天今天明天在时钟上的记号已经不重要了,快乐就好。


    高潮


    "Challenge yourself!"走进港大的教室,清晰地的字迹跃然于黑板之上,渐渐地我们用自己的理解在心中书写了全新的挑战自我,挑战是艰难的,我们总是很难突破自己的心。我一直是个演讲会怯场的人,我不愿和陌生人交流自己的想法,我曾经一味地追求倾听的魅力,却把自己丢到了不善言辞的人群中。忽然我发现自己需要改变,而挑战自己就从课程的第一天开始吧。

    “NO Dream no success,dream your dream”.

    我们的International是来自菲律宾的四国混血Licy,她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我们了解了菲律宾的人文,看了那里的照片,了解了她庞大的家族,惊讶于她兄弟姐妹的数量之多,同时也向往那里的生活。我们共同完成了Dreamland的设计和完美的成果展示。

    在匆匆的午餐时间之后,领队Robby带我们走进香港的街道,我们的任务是拍摄街道名称和品尝当地的甜点,任务很轻松可时间却很紧迫。我们组是第一个回到港大的,还赢得了奖励,所以时间观念真的很重要啊!

    接下来是很激动人心的非洲文化,音乐让我们颠簸了一天的精神,再次兴奋了起来。大家跳得很开心,这就是非洲音乐的目的,一定要开心。

    文化特色和文化和谐究竟哪个更重要?这是第二次小组展示,需要每个人的发言。开始我的心里还有些忐忑不安,后来发现自己的英语口语真的进步很大,我的声音很大,甚至有些把自己吓到了,Robby说我不错,而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改变。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舞台,而我们需要的只是上台的勇气,并不是完美的展演。

    第二天的百人村庄,我荣幸的扮演了妈妈的角色,虽然最后死了。我们亲身经历,明白了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明白我们还需要做什么来帮助金字塔下面的人,改变命运。我们明白了只有有机器才能存活,只有科技能改变命运。

    中午深入港大,终于真正的认清了港大的样子,欧式,亦有自然的清泉之美。

    前辈茶馆,我们和香港的那位英语超好的孩子学习了粤语敬茶,说实话,我真的没记住...Roby 就要离开了,他告诉了我们他的经历,现在他已经找到了能让他快乐地坚持下去的事业,希望他一切安好,他给我们的建议,我也会小心的收在心里,不离不弃。

    最后,我最爱的部分——Your Future,实在是太爱那个音乐了...闭上眼睛在Freddy的指引下,我画出了自己的人生蓝图,我似乎找到了一些我想要的,还有戚博士要我们寻找的人生目标。在黑暗中穿越自己的生命,从现在到未来的十年,再回到过去的三年,我将要改变的,和已经改变的,像潮水一般吞没了我,那种感觉,只有亲身体会,才能感觉得到。入戏,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课程结束了,挑战还在继续......

    经过了迪斯尼的休整我们又开始了寻找我最中意的香港元素活动。我第一次被两位学长硬拉上了采访的道路......挑战,好吧,硬着头皮上。结果还不错,我的进展很快,虽然遭到了很多拒绝,还有语言不通的困难,甚至还碰到了问我要证件的懂法公民,但是终究提前完成了任务。

    匆匆赶到大厦准备成果展示。可是关键时刻我的电脑出了问题,我们小组的表现也因此不尽如人意。但是有遗憾才会有希望,下次一定要做好准备啊。


    尾声


    这是一首为我们而写的歌,歌曲中没有反复,没有降调,没有转音,没有复杂地演奏,只有贯彻始末的欢乐,友谊,挑战,还有我们心中不曾褪色的梦。有人说:‘But still, I'm just nothing without you guys.’这乐曲最敬业的谱曲者演奏者就是我们这个强大的团队:有讲义气的啸文哥,体贴细心的芳芳姐,有爱笑的郭导,有学识渊博的戚博士,有霸气的Boss Freddy Law,有漂亮高雅的Christina Tung,有调皮可爱的Till,有我们的大家长彭喜治和刘驰罡老师,更有我们十四个平凡的男生女生,不知不觉地在这动人的曲调里陶醉成传奇!

 

(第三篇)

期待下一次的重逢——香港记行及感想
高二•一班  彭建霖


    在香港短短四天的行程结束了,也许时间很短不足以让我完全了解香港,但两天的领导力课程拥有的巨大收获使得我这次回来心中想的最多的是:可否把24中人分批送到香港进行再教育?这样我们在返回内地后,可能思想、意识、生活态度以及生活方式上都会有很多变化,好的变化。

    领导力课程以其开放活泼的授课风格,全员互动的授课方式,多元的课程内容将每个人深深吸引,并没有任何人在上课期间使用手机、玩电子游戏。这不禁让我想到:如果课程足够吸引人,就不会有人贪恋自己的手机。而且只要自己参与的越多,收获和感受也一定会越多。

    整个课程令我感触最深的就是模拟非洲最穷困的地方人们的生活方式并从中寻找如何帮助他们的方法。所有的人组成一个叫Mashanti的村庄,同小组成员组成一个家庭,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剥咖啡豆。收入很少,而医药、食物、原料的钱却是必不可少。而且随着游戏的进行,咖啡豆的价格被商人压得越来越低,而对Mashanti的村民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更加拼命地工作。我们小组一开始时由于豆子价格高收获了一大笔钱,但将其对一部分人进行教育投资后,非但没有收入更多,反而因为劳务人员的离去而降低工作效率,最终破产。有慈善机构的人来村庄派发捐款,但仅仅是将钱随手一扔便拍拍屁股走人,最终引起一片混乱,大家为一点点的钱推搡抢夺。这种模拟游戏让我深刻体会到非洲穷困人民的疾苦,毫无发言权以及任人摆布的无奈命运,并且让我思考慈善机构存在的意义以及是否应该改变他们的捐献方式。在游戏结束之后,导师为我们介绍了FairTrade以及它的存在对非洲人维持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性。这样寓教于乐,不但使我们学会了思考,而且会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不仅仅从表面上看到非洲穷困的乱象,更从其根源上探究其穷困的本质。

    此次香港之行,最大的收获就在于赢得了来自不同地区的友谊,香港的Grace、Matthew, 山东泰安的王宁、周佳乐、于靖涵以及刘雪凝,自然还有本校的同学们。2天的通力合作使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大家一起熬夜奋战准备演讲到凌晨3、4点钟,一起寻找最中意的香港元素累到跑断腿,一起在最后的presentation中大放异彩打败其他各路好手,最终一起赢得第一名的好成绩。

    此次香港之行,让我认识到了我的梦之所在,在今后的生活中,会让我对事物的认知、思想以及心理状态上有很多的改变,以ICE的目标作为我对未来的期望:CHALLENGE YOURSELF!以我自己的话作为我生活的态度:ENJO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