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学生作品
NEW
主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作品 > 正文

【抹不去的曾经】黑夜和我和球
时间:2016-07-22 21:03 |来源:大连市第二十四中学 |作者:邰梦玥 |点击:
【抹不去的曾经】黑夜和我和球
 
邰梦玥:大连二十四中高三四班学生,热爱学习,兴趣广泛,曾任学校团委副书记,以高考成绩706分摘得大连市理科桂冠,被北京大学录取。
 
黑夜和我和球
 
    1
    高三楼南门口有两个石球。左边一个待在自己的坑里。右边一个也待在自己的坑里。
    高三楼里还有许多人。每个人也都待在自己的坑里。
    刚进这座楼的时候,我还非常年轻。我幻想用试卷抖落一地金秋,幻想用笔尖给日月以速度。
    最初的几个月,我们都激情澎湃地这样去做了。我把弗莱里格拉特的诗胡乱修改了一番,写在笔记的第一页。我写道:
    “学吧!愿学多久、能学多久就学多久吧!”
    有那么几次,我以为我做到了。直到期中二考试来了,像我预想中那样,像灾难一般地来过了。
    那些夜晚,我知道我幻想错了。高三,原来更像是黑夜——强大的、浓郁的、无边无际的黑夜。我们就像是萤火,就这样,轻易地就被吞没了。
    我低头看到了左边那个石球。我苦笑。原来,它一直那样大头朝下地待在自己的坑里。就像我,以为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却是以这么一个颠倒滑稽的姿势。
    我该怎样呢?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放下了。这时候我却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觉得快乐过了。或许是把那些身外之物看得太重?学习本该是个快乐的过程,但不是为成就而快乐,而是为知识本身而快乐。
    “去享受。”我对自己说。
    2
    我试着把自己封闭起来。我试着去感悟诗词的优美无尽,去体察函数的乐趣无穷。果真,我的世界渐渐宽广起来。高三的夜,也有了一点点生机。 
    我们乘着性灵的快车,向无尽的远空一路驰骋。风从耳边掠过,留下沁人心脾的清凉。然而在悬崖边,我却没能停下来。看过三省三校成绩单,我开始拒绝吃饭。
    卑劣,残破,易朽。这些字眼一下子全都挤进了我的心房。我开始怀疑反复无常的命运真的存在,我开始相信或许命不由人。
    “这很正常。这是人性的一部分。”有人对我说。
    我像个无知的孩子,对黑夜大睁着眼睛。但从那天起,我开始学会拥抱卑劣。
    卑劣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一旦你学会了拥抱它,你就永远不会放弃与它抗争。因为你知道它就在那里,它一直在;但你也在那里,你也会一直在。而正是这种倔强的站立,诠释了人作为人的伟大。
    我们试着去矫正那个石球。每个人都用力地踢它。它一直纹丝不动。我们自然也不会放弃了。
    3
    高三的夜还在弥漫。这团浓黑里,有时透出笑声,有时溢满泪水。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从里面出来,肆无忌惮地生活。还好,有那些可爱的人陪我去偶尔犯傻。记得有人拔下爬山虎深秋里火红而光秃的梗,送给我用以鞭策自己。记得我们在花园里猜想是松鼠还是班长传播了紫藤萝的种子,用实验计算种子的自然射程。然后,我们让不知名的小花用爪子勾住我们的衣襟。然后,我们到漏水的水管边观赏彩虹。然后,我们经过那两个石球,回到自己的坑里,回到夜色之中,继续奋笔疾书。
    难过的时光还是要多于快乐的瞬间。晚上,我们会仰头看着春夜里清晰冷峻的星星。有那么几颗星星,总是朝着我摆出大大的“2”的造型。
    “它知道我很二。”我想,“可是,它却没有放弃夜夜把我照亮。”
    这样想着,我又来到了石球跟前。左边那个顽固的石球,却不知被谁踢得滚出好远。
    “它那么难过都过去了!”我欣喜若狂。
    我们,还有什么过不去?
    4
    考试一场一场地来,又一场一场地走。我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跌入谷底,却发现许多细小琐碎的问题像虫子那样不断从头脑里爬出。已经到这个时候了,我不免有些惶恐。这样不停地拾拾捡捡,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知识是有限的。但那个‘限’是一条渐近线。”勇哥这样对我说。
    我的双脚落回了地面。黑夜里,我采撷着星星点点的光明。我不知道远处的树林里是否还有一盏灯火,但我知道,我手里的光亮每天都在长大。
    5
    转眼间五月来了。我们就像D形盒里的粒子,一圈一圈地被加速,已经到了停不下来的地步。这种速度有时让人痴迷,有时让人彷徨,有时让人兴奋,有时让人绝望。我只好告诉自己,没到最后一刻,一切都不是定论;哪怕还剩一秒,也可以改写结局。
    这些天,左边的石球好像也下足了功夫。它现在回到了坑里,端正安稳地静静站着。
    它会一直这样站着吗?接下来短短的时光里,它还要经历怎样的波折?
    或许这样的疑问并没有意义。至少这一秒它站着,至少下一秒它还要站着。这就足够了。
    高三楼里的人,还是同八个月前一样,每个人都待在自己的坑里。
    不同的是,他们现在马上就要起飞了。